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41章 大捷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第341章 大捷

    深夜,李定国奉召来到了王朴的行帐。

    李定国叭地敬礼,王朴摆了摆手,问道:“定国,你认为这一仗该怎么打?”

    李定国略一思忖后说道:“先用大将军炮轰炸,再用步兵冲锋,从幕府军的围追堵截中杀出一条血路,只要能打开一个缺口,幕府军的围堵就会不攻自破。”

    王朴轻轻颔首,南京陆军军官大学里的步炮协同科目也是刚刚设立,李定国事先并没有系统地学习过,却懂得在步兵冲锋前先进行炮火准备,就已经很不容易了,要知道这个理念在欧洲直到十八世纪末才由拿破仑首次提出来。

    换句话说,李定国跟拿破仑一样,也是个天生的军事家。

    王朴话锋一转,接着问道:“可是你有没有想过地形对炮兵的限制呢?峡谷中没有合适的开阔地形,笨重的大将军炮很难展开啊,如果将大炮在峡谷中前后一字排开,又无法形成密集的火力覆盖,杀伤力势必会大受影响。”

    中央军炮兵营装备的大将军炮虽然相较同期的欧洲火炮有了长足的进步,可与近代的火炮却还是没办法相比,大将军炮要想形成足够的杀伤力,就必须把几十门甚至是上百门炮集中到一起同时开火,这样打出去的炮弹才会形成大面积的杀伤。

    “这个不是问题。”李定国道,“可以让工兵临时开辟炮兵阵地。”

    中央军经过两次改编之后,一个步兵营里总共有五个联队,其中三个步兵联队,一个辎重联队,还有一个工兵联队,此次远征日本王朴总共调集了四个步兵营,也就是说有四个联队的工兵,要开辟一处炮兵阵地的确不是什么难事。

    “嗯。”王朴欣然颔首道,“开辟炮兵阵地是一定的,不过你的任务却不是这个。”

    李定国耳朵尖,立刻听出了王朴的弦外之音,凛然道:“王爷的意思是……”

    “你过来。”

    王朴向李定国招了招手,示意他走到行案边,然后指着行案上的地图说道,“你看,这里就是上野原峡谷,这里就是谷口,德川幕府的十几万大军就集结在这里,如果我们的工兵能把炮兵阵地修到靠近谷口的位置,那么谷口外集结的十几万幕府大军就会成为大将军炮的活靶子!”

    李定国道:“王爷是说……用步兵强行推进,把深入峡谷的几万幕府军挤出去?”

    侦察兵回报,大约有两万幕府军已经深入峡谷十里,如果中央军的工兵要想把炮兵阵地修到靠近谷口的位置,那么首先就要解决这深入峡谷的两万幕府军。

    “不,不行。”王朴摆了摆手,说道,“用步兵把深入峡谷的幕府军挤出去,那不就成了消耗战?虽然我军占据了绝对的火力优势,可峡谷中的地形不利于火器发挥,真要拼起来,幕府军的人数优势将发挥很大的作用,最后肯定会打成消耗战,没等十几万幕府军消耗完,这天就可能回暖了,那时候我们就该有大麻烦了,这正是中日本所希望的,这样的傻事我们绝对不能干。”

    王朴并没有危言悚听,大明中央军的步枪虽然厉害,可这峡谷的确是太狭窄了,每次能投入的兵力就那么点,就算能把正面的幕府军全歼,一次也不过区区百余人,甚至是几十人,以这样的消耗速度要想把十几万幕府军耗完那得到哪年哪月?

    李定国凝思片刻,忽然手指谷口位置说道:“王爷,如果我军在这里设一道卡,截断幕府军继续深入峡谷的去路,然后再对深入峡谷的两万幕府军来个关门打狗、瓮中捉鳖,这样一来,岂不是就能把炮兵阵地修到靠近谷口的位置了?”

    “哈哈,好!”王朴欣然道,“定国你和本王想到一块去了,这次找你来就是为了这事。”

    李定国肃然道:“请王爷下令。”

    王朴亦肃然道:“你带两个联队的兵力从山梁上翻过去,给我像钉子般钉在谷口两侧的断崖上,一举截断幕府军继续深入峡谷的去路,给后续大军全歼峡谷内的幕府军争取时间,注意,到时候你可能会陷入幕府军的前后夹击之中,因此每个人要尽量多带龙王炮!”

    李定国凝声道:“王爷放心,定国绝不辱命!”

    王朴拍了拍李定国的肩膀,沉声说道:“去炮。”

    “是!”

    李定国轰然应诺,又向王朴敬了记军礼,然后领命去了。

    幽深的峡谷中,一片死寂。

    李定国率领两个联队的步兵悄无声息地离开了军营,踏着积雪开始艰难地攀登两侧的山梁,两侧的山梁虽然不算陡,可由于上面覆盖了厚厚的积累,一不小心就会滑倒,然后顺坡滑到谷底,要是运气不好滑到断崖上,甚至有可能送掉性命。

    不过这点小小的困难根本不可能阻止得了训练有素的中央军,当东方天际微微露出一丝鱼肚白的时候,李定国已经带着两个联队的步兵从山梁上开到了谷口两侧的断崖上,顾不上休息,李定国就下令抢修工事。

    峡谷外,幕府军大营。

    德川家光从熟睡中被人叫醒,起身一看却是自己的侍卫长,不由怒道:“有什么事吗?”

    侍卫长低头应道:“将军大人,土井大人、青山大人正在外帐等候,说是有重要军情禀报。”

    “重要军情?”德川家光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没好气道,“让他们先等着,本将军马上就到。”

    “嗨。”

    侍卫长应了一声,领命去了。

    当德川家光洗舆更衣后来到前帐时,土井利胜和青山忠俊已经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了,见此情形,德川家光心中不由吃了一惊,凝声问道:“土井君,青山君,什么事情把你们两位急成这样?”

    土井利胜转身回头,急道:“将军大人,出事了!”

    德川家光道:“出什么事了?”

    土井利胜道:“昨天晚上,一支明军居然顺着山梁钻了过来,等天亮后我们发现时,他们已经占据了谷口两侧的断崖!现在整个峡谷的出口已经被明军截断了。”

    “啊?”德川家光闻言顿时大吃一惊,急道,“稻叶君有没有消息?”

    昨天稻叶正吉就已经率领两万幕府军深入峡谷中了,这时候突然冒出一支明军占据了峡谷两侧的断崖并截断了谷口,这岂不是说进入谷中的稻叶正吉和他的两万幕府军已经成了明朝大军的瓮中之鳖?

    “唉。”土井利胜道,“都怪属下一时大意,明朝大军的炮队和辎重队虽然笨重,无法翻山越岭,可他们的步兵却是没多少羁绊,完全可以从峡谷两侧的山梁上翻越过来,早知道这样,当初就该在两侧山梁上派兵把守才是。”

    土井利胜这完全是在强求自己了。

    在冷兵器时代,把军队驻扎在交通要道两侧的山上根本就无法阻止敌军的前进,搞不好还有可能会被敌人来个反包围,要是山上没水源那就更惨了,因此在冷兵器时代上山扎营是兵家之大忌,只有马谡那样的废材才会做出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傻事。

    事实上,就算明军轻兵可以翻山越岭过来,可是能翻越过来的军队数量毕间有限,如果明军也是冷兵器军队,就这么一小股军队翻越过来又能起什么作用?给十几万幕府大军塞牙缝都还嫌不够!

    因此,没有想到在谷口两侧山上派兵驻守,完全不是土井利胜的责任。

    青山忠俊急道:“土井君,现在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还是想想有什么办法歼灭这伙明军,打通谷口要道,与峡谷内的两万幕府军取得联系啊。”

    “对对对。”德川家光连声道,“一定要把困在谷中的稻叶君救出来。”

    土井利胜惨然道:“将军大人,青山君,就在刚刚发现这支明军的时候,松平信纲和板仓重昌就已经连续发动了十几次进攻,却都被明军给击退了,这伙明军非常狡猾,他们牢牢地占据了谷口两侧的断岸,居高临下放枪,我们的士兵根本就攻不上去。”

    “攻不上去也要攻!”德川家光气得暴跳如雷,“告诉松平信纲和板仓重昌,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拿下谷口两侧的断崖,这些该死的明朝人统统的、死啦死啦的……”

    “嗨!”

    土井利胜低头应了一声,满脸凝重地去了。

    目送土井利胜、青山忠俊先后离去,德川家光突然翻手抽出了武士刀,一刀狠狠劈在行帐中央的桌案上,只听笃的一声闷响,整张桌案已经被他一刀劈成两段,摆在桌案上的物品顿时洒落一地。

    峡谷内,激战已经持续了整整一天!

    被困在谷中的幕府军队已经成了瓮中之鳖,大明中央军向其发起了排山倒海般的攻势,大将军虽然发挥不了多大的作用,可龙王炮却大显神威,这种杀伤力极大的近战利器犹如雨点般落在幕府军的阵形之中,往往一炸就是一片!

    在明军不惜代价的猛攻下,到了日色将幕时,谷中的两万幕府军已经伤亡大半!

    激战正烈,不断有炮弹从山梁上呼啸而过,其中一发炮弹直接落在了稻叶正吉身边不远处,只听轰的一声巨响,一团浓烟顷刻间冲天而起,灼热的破片伴随着碎雪泥桨四下飞溅,十几个倒霉的幕府兵立刻惨叫着倒在了血泊中。

    稻叶正吉也被巨大的气浪狠狠掀翻在地,唯一值得应幸的是并没有被弹片击中。

    灰头土脸地爬起身来,稻叶正吉气得哇哇大叫,揪住身边的一名高级武士怒吼道:“松平次郎,你刚才说什么?”

    名叫松平次郎的武士黯然道:“稻叶大人,属下无能,没能夺回谷口两侧的断崖。”

    “八嘎!”

    稻叶正吉闻言大怒,反手抽出武士刀恶狠狠地捅进了松平次郎的腹部。

    谷口两侧的断崖夺不回来,被困在谷中的稻叶正吉就出不去,谷外松平信纲、板仓重昌的援军就进不来,这仗再打下去就只有死路一条了,也难怪稻叶正吉勃然大怒了。

    稻叶正吉刚刚一刀杀了松平次郎,又一名灰头土脸的幕府武士从前方疾奔而回,冲到稻叶正吉面前叫道:“稻叶大人,前方明军的攻势非常猛烈,他们的火枪比我们的铁炮厉害多了,我军已经伤亡了两千多人,如果再不派谴援军就快顶不住了!”

    “你你你!”稻叶正吉喘息两声,指着身边的三名武士大吼道,“顶上去,统统顶上去!”

    “嗨!”

    三名武士轰然应诺,带着手下的军队仓惶向前,迎向明军排山倒海般的进攻。

    稻叶正吉回过头来,对身边剩下的最后一名武士怒吼道:“尾田四郎,你带人强行突出谷去,告诉松平信纲、板仓重昌这两个白痴,天黑之前他们如果还是夺不回谷口两侧的断崖,那就等着替我收尸吧!”

    “哈依!”

    尾田四郎答应一声,带着五十名忍者去了。

    谷外。

    松平信纲和板仓重昌已经尽力了,他们的确已经尽力了,从早上发现明军开始直到现在天色将黑,他们已经驱动手下的军队猛攻了整整一天了,躺在断崖下的尸体都已经堆成山了,淌下的鲜血都已经融化了谷外的积雪。

    “大人。”一名武士噗地跪倒在松平信纲面前,惨然道,“这仗不能再打了。”

    松平信纲脸上的肌肉开始剧烈地抽搐起来,他何尝不心痛手下将士的性命,这些可都是他的部属啊,如果这些部属在这一仗中打光了,那么他这个大名也就名存实亡了,可他没有选择的余地,德川家光已经下了死命令了,如果在天黑之前拿不下两侧的断崖,他就得切腹自尽!

    “八嘎!”松平信纲一脚将那名武士踹翻在地,然后反手抽出武士刀高举过顶,向身后最...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