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025章 你没有数到三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凌枫很快就想到了一个人,阿喀琉斯。

    这一战无可避免,随着脚步的移动,凌枫的心情也越来越紧张了。

    一个死奴部落的战士突然从石梯外的藏身处探头,将一支箭矢射向了凌枫的胸膛。

    凌枫将左手中的十字军圆盾挡在了胸前,叮一声脆响,箭矢撞击在十字军圆盾上,溅起一团火星之后坠落在了地上。凌枫的右手一抬,扣动扳机,一团雾状的散弹顿时怒射过去,轰掉了偷袭他的死奴部落的战士半颗脑袋。

    这时下方也忽然传来一个佣兵的惨叫声,这个声音让凌枫更加确定了刚才的猜测。他打开了他的公事包,将微型冷冻器之中的五只玻璃试管之中的四只取了出来。他计算了一下时间,没有用内力加速试管里的快乐花粉的解冻。他将他们抓在了握着盾牌的左手之中,然后继续往下走去。

    这一战无可避免。

    凌枫一路杀到洞窟底部的时候,佣兵阵营里的枪声也消失了。整个洞窟死一般寂静。被佣兵扔在各个角落里的荧光棒还在静静地发着光,面前照亮着祭台周边的范围。

    一个健硕的身影从黑暗中现身,黑色长袍,黑色面巾,他就像是从黑暗之中现身的魔灵。他慢慢地向祭台走去。

    之前的猜测完全正确,就在凌枫一路杀下去的时候,阿喀琉斯也在猎杀佣兵。现在,双方都没有了帮手,决战也变成了两个人之间的事情。

    两人照面,没有一句语言,但却有着一种默契。凌枫也先祭台走去。

    神秘的祭台将成为他和阿喀琉斯的决斗的战场。

    阿喀琉斯从祭台的左侧往上爬,凌枫从祭台的右侧往上爬,两人的速度也差不多一致,看上去不快也不慢。

    距离祭台顶部还有十多级石阶的时候,玻璃试管之中的快乐花粉已经解冻。凌枫将试管之中的快乐花粉洒在了自己的身上。最后,他将最后一只也取了出来,捏碎玻璃试管,将冻结的快乐花粉取了出来,塞进了霰弹枪的枪管之中。

    以阿喀琉斯的身手好速度,如果他抓着一把快乐花粉洒向阿喀琉斯,那显然是最愚蠢的举动,阿喀琉斯完全有能力躲开,而如果引起他的警觉,那么这次决斗死的恐怕就是他了。

    做好了一切的准备,凌枫扔掉了那只公事包,然后登上了祭台顶部。

    虽然是做好了一切的准备,但这一次能不能活着离开,他的心里却还是没有半点把握。他面对的敌人毕竟是阿喀琉斯,古希腊和不老族的双料战神。他的计划确实很周密,但谁又能保证一切都会按照他计划的那样发展呢?一点点的变化都足以让他死在阿喀琉斯的手下!

    登上祭台顶部,光线更加昏暗了。

    凌枫和阿喀琉斯面对面地站立着,四目相对,都显得很平静。凌枫的武器组合是十字军圆盾加霰弹枪,是一个不伦不类的组合。阿喀琉斯的古希腊短剑加盾牌,是一个标准的古典组合。

    单从武器的组合来判断这次决斗的胜负,凌枫似乎占据着绝对的优势,他一枪就可以轰死阿喀琉斯,可他却非常清楚,如果阿喀琉斯这么容易就能被干掉的话,那么阿喀琉斯绝对不会活三千多年那么久。

    “你还有勇气回来,虽然我要杀了你,但我还是想对你说,我佩服你的勇气。”阿喀琉斯打破了祭台上的沉默。

    凌枫说道:“虽然我也要杀了你,但我还是想对你说,我很敬佩你。”

    阿喀琉斯的嘴角浮出了一丝不屑的笑意,“我不屑你的敬意,长老会已经通过了决议,你是第一个被判死刑的不老族。你无法等到仪式举行的那一天,你到死也只是半个不老族,你永远无法成为真正的不老族。”

    凌枫笑了,“说得我好像很稀罕似的,不过我很好奇,你究竟是一个什么仪式呢?”

    阿喀琉斯缓缓地举起了他的短剑,古希腊圆盾也往前抬了一些。显然,他不想满足凌枫的最后一个“要求”,他已经准备动手了。

    凌枫微微耸了一下肩,“你很清楚我的实力,我不是你的对手,你有十成的把握干掉我,难道连我最后的一个愿望都不能满足吗?”

    阿喀琉斯冷声说道:“仪式是你收割佛伦娜的寿命,在不老族的领地举行,那个时候佛伦娜将会死去,而你将会成为不老族的正式的一员。”

    “原来是这样,看来我是永远不会成为你们中的一员了。”凌枫说道:“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不老族的领地在什么地方?”

    阿喀琉斯忽然间手中的圆盾推向了凌枫。

    ...

    ...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