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九百六十七章 万里任遨游 二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双方许久不见,自是一番契阔,随后范安松跟杜云寻去了客栈,没请他们搬去县衙同住,一来因县衙后宅不大,二来继室就快生产,她娘家母亲和嫂子担心她,特地从京里赶来相伴。

    杜云寻他们住的客栈院子里,小煦兄弟两正哄着妹妹走路,刚在学走路的小妞妞嘟着小嘴不理他们,三姑娘坐在范安阳身边绣花,范安阳一边指导小四算账,一边看着儿女们闹腾。

    范安松进来时,看到正在学步的小妞妞,忽然一阵恍惚,眼前的小女孩跟他的嫡妹好像!

    他不知道别人是几岁开始记事的,但他很清楚记得,当年他姨娘生下妹妹,曾得意的跟*他说,等嫡母生产后,他就能变成嫡子了!他不知姨娘安排了什么,只知道,嫡母生下一对双胞胎弟妹,父亲很是高兴,抱着那一对弟妹同他说,从此他有三个妹妹,一个弟弟了!问他高不高兴?

    他自然是回父亲高兴,不想回房后,就被姨娘罚跪在屋里一夜,就是那一夜,让他知道他的姨娘并不总是像他看到那样美好,那一晚,她就像恶鬼一样,处置了十几个人,那些嬷嬷、丫鬟曾经给他糖吃,抱他去摘果子,哄他睡觉,但因为没能让嫡母胎死腹中,而被他姨娘下令毒死。

    从那之后,他就常常看到姨娘咬牙切齿的咒骂嫡母,和父亲的新姨娘们,当然,更常听到姨娘咒骂他那对双生弟妹。他不懂什么叫小杂种,只隐约晓得那是骂人的话,有一回学舌被父亲和嫡母听到,他被父亲狠狠的打了一顿,当时,小妹阿昭就在旁边学步,看到他被打,面露不忍的扑到嫡母怀中,嫡母才开口拦住父亲。

    说他一个小孩子不过是有样学样,当务之急不是罚他。而是该彻查他身边侍候的人。看是谁带坏了他。

    小妞妞抬头看他,见他面容同她心爱的小舅舅有点像,便冲他露出甜笑来。

    “这是……”

    “这是小女妞妞。”杜云寻抱起女儿,教她喊舅舅。

    小妞妞歪着小脑袋。好像不明白。这个人怎么也是舅舅?

    范安阳招呼儿子们来同舅舅请安。小四和三姑娘也上前见礼,他们两年纪虽小,却同范安松同辈。更与他一样是庶出,但看他们姐弟,在杜云寻和范安阳的照看下,身上穿的用的,都同小煦兄弟他们一样,范安松不由多看他们一眼。

    范安阳心思全在孩子们身上,只有杜云寻发现范安松的异样。

    用膳时,范安阳带着孩子们在客院里用,杜云寻则请范安松到客栈包厢,待他们坐定,范安松喝了杯酒,才问,“我早就想问你们,他们不是庶出的吗?为何你们出门时,要带着他们两?”

    “不管嫡庶,他们都是我的弟妹。”杜云寻给他倒酒,“我想三舅兄应该知道,我这辈只有三个妹妹,可惜,两个嫡妹命薄,早早就去逝,三妹是唯一仅剩的,祖父和父亲疼宠得很,要不把她带出来,让她开开眼界,别把心思全放在后宅里,怕是会被宠坏了!至于小四,他一出生就没了亲娘,三哥为官多年,想来是知道,在后宅里这样的孩子会吃多少苦。”

    他顿了下,“我自小就没了亲娘,虽有继母和庶母在,可没吃苦受罪,我不想同样的事情再度发生。”

    范安松闻言短促的笑了下,没有说话,嫡庶之争,岂是三言两语说得清的呢?

    他不言语,不代表杜云寻不说了,“其实,三舅兄应该很清楚,官场上庶出的官员有多少,但这些人里头,有多少一直把庶出身份记挂于心?难道与同僚相交,他们会因你是庶出,就不与你往来?我想他们看重的是你值不值得相交、来往,看的是你的官职吧?”

    被他这问,范安松不由自主的点了点头,杜云寻指着他的胸膛道,“你如今为官一方,纵使是范家庶子,但在你的家里,你就是家主,还分什么嫡庶?”

    范安松震了一下,望着杜云寻的眼睛渐渐清明。

    杜云寻开始说起旅程中遇到一些趣事,宴罢,他把范安松安置在客院中,命人去县衙说一声。

    回到房里,范安阳独坐灯下等他。

    “回来了。”

    “嗯,你果然猜对了!”杜云寻靠在范安阳肩头上道。

    范安阳拍拍他的脸,这男人年纪越大越爱赖着她不放。

    “希望他会想开。”她和范安松不亲,要不是她娘说起,她才懒得管他的事咧!

    要知道,他姨娘没安好心,还没进门就敢算计她娘了!进门后,还是不老实,后来更勾结杨家谋害她,一次又一次,为的是什么?不就是想要叫她娘去死,好让她爹扶正她,好让她的儿女不再是庶出!

    明明她可以嫁人做正妻的,偏要抢人家的丈夫,设计谋害人家的元配,想要叫人家给她让路,凭什么啊!既然敢做,就要敢当啊!既已做妾,不想儿女是庶出,那就不要生,不会啊!她又要生,生了之后,才来心疼儿女是庶出。

    范安阳想不懂周姨娘的脑子是怎么想的,以前不知道,后来是侍候她那侄女的丫鬟跟她娘说,她那过世的三嫂曾在儿女面前感叹,当年若她们的亲祖母被扶正,他们就不会是庶子的儿女了!

    范夫人也是因为三房的孙女行事总是让她觉得怪怪的,可是又说不上来那里怪,还是范大少奶奶一语惊醒梦中人,那日范夫人同范大少奶奶抱怨此事,范大少奶奶道,“我看着她的作派,同幼时的庶妹很像呢!”。

    可不是吗?范安松是庶子,原配也是庶女。他们两成亲后,生的孩子虽是嫡出,作派却同正经嫡出的孩子不同,男孩子还好,女孩子整天跟在母亲身边,学习的对象就只有母亲啊!

    范夫人让长子就近观察过三房的男孙,知道他们没有这个问题,才放下心来,可孙女就……再加上范安松捎信回京,想要接儿女到任上团聚。这是为了让孩子们同继室和继室所出的儿女能多亲近些。

    范大老爷没有意见。范夫人却怕好不容易扳正些的孙女又出状况,才让范安阳有机会的话,就帮她探探情况。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