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无耻的巨人——幽冥血河车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李泰大字型趴在一个巨大的深坑里,身上黑烟袅袅,这是被人家从天上扔下来结果。

    原本一代超凡入圣的学宗,是乘着五色祥云升天的,不管是接引的童子还是三花的飞天都美到了极致,只因为自己多嘴问了一句亲朋好友哪里去了,就被人家一脚踹了下来。

    也不知道掉了多久,按照李泰在往下掉的闲暇时间里用重力加速度大概计算了一下,发现缺少条件,自己现在是往日的算术题里的石头,而不是那个冷静的令人发指的考生。

    下落的时候他看到了无数奇怪的世界,看到了神龙在飞天,也看到彩凤在翱翔,看到了隐藏在云雾里的仙宫和辉煌的奇怪建筑,一些巨大的山峦在在天空随风飘荡,上面好像有无数的美丽女子和各种鲜美绝伦的果实。

    随着不断地往下掉,环境变得逐渐恶劣,他甚至看到云烨坐在自己的尸体边上喝酒,他也想喝,早就听说那家伙珍藏了一批酒,到现在最少有六十年了,没想到这家伙现在把酒倒在自己的尸体上,吧嗒一下嘴巴,一点酒味都没有,看来这样的祭祀没什么用处。

    还以为最多被贬斥几级,到了阳间就会复活,这样会吓云烨一大跳,想想都得意,却不料自己又跌进了无边的黑暗,并且很快的就像一块石头一样的砸在大地上。

    “疼死老子了!”李泰呻吟一声,不满的叫嚷两句,不过这只是一种习惯,事实上他并没有疼痛的感觉。

    抬头四处望望,不由得他叹了一口气,多了一句嘴。就被弄到地狱里来了,或许人家没弄错,自己固执的想要见亲朋好友,人家说不定就是送自己去见亲朋好友的,就是送过来的方式不太讲究。从来都没有期望过自己的亲朋好友能进入天堂啊,一个个手上都沾满了鲜血。杀的满世界人头滚滚,血流成河的家伙不大可能升天去享福。

    费了好大的劲才从深坑里爬出来,站在旷野上,瞅着暗红色的天边郁闷的大吼一嗓子,却吓了自己一大跳,自己发出来的声音大极了,有一种洪钟大吕的感觉。

    声音造成的音波形成一道可以看见的气墙,从面前烟尘滚滚的一路向前方翻滚,直到大地的尽头。尘埃过后李泰坐在地上,托着下巴遗憾的在想,难道老子的本事都在一张嘴上?

    天穹上落下一道红色的光芒,笔直的砸在李泰的身上,他感觉自己就像是一个巨大的猪尿泡,正在被迅速的吹起来,不过他并不担心,红光入体之后他立刻就知道那是什么了。是无数赞美自己的心愿,能感受到云烨的痛苦。也能感受自己学生的悲痛,更能感受到无数人的怀念,有人说自己是圣人,有人说自己是贤王,有人说自己一生淡泊,也有人说自己胸怀宽广。说的最多的却是自己研究出来的那些学问会如何的造福后人。

    这样的东西入体绝对不可能是坏事,没听说有人是被夸奖而死的……

    身高数十丈的李泰对自己现在身体满意极了,每跨出一步脚下都有白色的莲花生成,每挥动一次臂膀,隐隐的有风雷攒动。再配上洪钟大吕般的声音。绝对有振聋发聩的效果。

    随便选定了一个地方,就大踏步的行走,刚刚拥有了一步百里的效果,就算是走遍这片地域也不算难事,先看看这个新世界也好。

    芒砀山有野马,头上长角。蹄下生火,角如利刃,蹄如铁锤,性如烈火的,凶悍绝伦,一步可跨大河,越高山,胆敢有幽魂野鬼越境者必定被踩的魂飞魄散。

    野马聚群,芒砀山也就成了神鬼难入之地。

    一匹巨大的野马躺在一片彼岸花丛中,嚼一口彼岸花,然后再吐掉,吐出来的彼岸花汁液打在对面的山崖上,对面的山崖已经变得千疮百孔的,冥界的马不需要吃东西,因为它就剩下一个骨架,眼眶里只有两团暗红色的火焰,而这匹巨大的野马,眼眶里却是绿色的两块宝石一般的固体,只要转转脑袋,别的野马就会拜倒在地上,不敢有丝毫的不敬。

    只有脖子下面挂着一只丝质的锦囊,摇晃间还能听见里面的叮叮当当的声音,或许感到了厌烦,那匹野马灵活的用自己的蹄子把脖子上的锦囊推了下来,用嘴叼着将锦囊里面的物事倒出来,非常的诡异,那里面居然是一些铜板和银币,用巨大的马蹄子在一枚枚的数过那里的铜板和银币之后,马嘴里喷出一口气,那些铜板和银币就再一次装进了锦囊,浮在虚空里的锦囊缓缓地套在它的脖子上,珍惜的拿蹄子按一下,就心满意足的躺在地上,继续打盹。

    这里经常有风暴,还是黑风暴,每当这个时候野马群就会钻进山洞躲避,那些黑风暴非常的恐怖,里面夹杂的砂石会生生的将幽灵扯成碎片,重新化为天地的本源,对于还有实质骨架的幽冥马来说更是恐怖的大敌。

    只有这匹巨大的马王不在乎,站了起来,正好让这些黑风暴把自己骨架上的尘埃清理干净,这是它的习惯,没有一匹马会像它一样喜欢干净。

    仰起脖子感受着风沙摩擦着骨头的声音,就像最动听的音乐一样,很久以前,有人带着自己去听过音乐,不过不太好听,吵得荒,如果不是有一双温柔的小手总是帮自己挠着下巴,早就跑出去找吃的去了。

    到现在还能记得甘蔗的香甜,梨子的脆爽,稠酒顺着喉咙滑下去的美妙感觉,一想到这些旺财就会发疯,那个熟悉的人到现在还没有来,一匹马在地狱里熬成了妖精,他也没有来。

    想要叫唤,没有舌头,只能有一股股的黑气从全是骨头的嘴里喷出来……

    今天的黑风暴和以往的不一样,似乎有一股子熟悉的味道,没了鼻子。旺财只能用最灵敏的感觉,这非常的玄妙,说不清楚。

    一纵身从山洞口顶着风跃到一根高耸的石笋上,放开灵觉尽情的感受,很熟悉,旺财从百余丈高的石笋上越了下来。落地的时候四蹄踏处有黑色的火焰丛生。

    沿着一个方向狂飙,无数的野马探出头来,看着自己的王在黑色的风暴里狂奔……

    身子大了有个很大的麻烦,那就是比较兜风,不过这样顺风走路也非常的舒坦,有时候根本就不用抬腿,就会被狂风卷集着自己向前飞跃。

    李泰玩的不亦乐乎,跳起来之后被风兜着往前飞,这样的感觉他从未有过。来到这个世界,自己身体的能力被放大到了极致,人世间的梦想在这里都能得到最好的实现,想想都得意,在这里比什么天宫活的更加的开心,既然不需要吃饭穿衣,精神的愉悦毫无疑问就是最大的愉悦。

    一匹巨大的马跑了过来,一看就不是善类。一张多长的一对大角恶毒的向前伸出,明晃晃的。蹄子底下还有黑色的火焰燃烧,全身都是洁白的骨头架子,眼睛绿油油的。看起来非常的邪恶。

    原本打算一脚把这个家伙踢飞的李泰把抬起来的腿又放了下来,他也觉得面前这个家伙非常的熟悉,尤其看到它张着嘴围着自己转悠的时候,那种感觉就更加的熟悉。当他发现骨头马胸口的地方放着一个漂亮的锦囊的时候,不由自主的探手去拿,只是一握,他就清楚面前的这个家伙是谁了,高兴地张开双臂抱住骨头马跳跃不已。

    这是自己见到的第一个熟悉的动物。和云烨做了一辈子的朋友,也就和旺财做了一辈子的兄弟,李泰不认为这样的感情到了别的地方会有什么改变。

    只是旺财和以往一样不许自己骑,两个高大的身影逐渐消失在漫漫的黑风暴中。

    李泰和旺财一起躺在巨大的山洞口,动作都出奇的相似,嚼一口彼岸花然后再喷到对面的山崖上,不过现在的旺财已经变得漂亮了很多,终于恢复了自己枣红色的皮毛,长长的鬃毛从脖子上垂下来显得非常漂亮,两绺如同手臂一样的鬃毛紧紧地包裹着自己的锦囊,正在有一句没一句的和李泰说话。

    “谁知道呢,我是一匹马,只知道前些日子天地元气震荡的厉害,好像有什么厉害的人物在打仗,一条龙背着一头黑虎从天而降,撞在天罗地网上,好像把那张讨厌的网给撞碎了。”

    有了舌头的旺财当然就能说话,在知道自己的兄弟还活着,没办法过来,就和李泰说起这里发生的一些闲事情。

    “前些时间有一个鬼王,好像叫做单雄信,到我芒砀山准备邀请我出山,组成骑兵攻伐什么人,被我带着部下打跑了,我好好的躺在这里等我兄弟过来就成,谁有工夫和他磨牙。”

    李泰吐掉嘴里的彼岸花,见山崖上出现了一个很深的大洞,这才满意的问:“我父皇你也见过不知道多少次了,你在这里见到了吗?”

    “见到了,变成一条黄金龙了,很厉害哦,我不敢去找他,被他抓住他就会骑我。”

    李泰瞪了旺财一眼说:“你有怪癖,只有云烨能骑这一点大家都知道,我父皇不会骑...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