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527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
    四爷静静又道:“你不必太过惶恐,若你清白无瑕,自然无碍。”

    黄诚已然色变,素闲庄这件事若非那凤哥儿来到,只怕又要误判,——这两年来他浑浑噩噩,指不定也会做下些类似的错事,今日白四爷亲自登门,自然不是来跟他叙情分的,四爷虽不曾说什么狠话,然而上面这话的意思,却已不言自明了。

    四爷见黄诚不言语,复又一笑,起身欲走的当儿,忽然回头问道:“是了,‘永靖九年,二月十六’,究竟是何意思?”

    黄诚猛抬头,脸色如冰雪一般——此刻他也清楚了,原来前日,这人也在场。

    当时崔云鬟对他说出“永靖九年,二月十六”的时候,两人距离甚近,只有秦晨才听得分明,除此之外,就连跪在旁侧的老程都只是听了个模糊大概。

    当时白四爷大概是在堂外听审的百姓当中,相隔这许久,他竟能……

    然而毕竟此人并非凡俗一流,自不能以常理测度。

    黄知县心中想了一回,涩声道:“下官那日升堂,四爷也在场?”

    白四爷微一颔首,黄知县看着他淡然的神情,想到方才他所说的话——自己的前程,到底是要丢掉了。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黄知县后退两步,跌坐在太师椅上:“永靖九年,二月十六……”他抬手伏在额角上,似哭似笑般道:“那真是……所有万劫不复之初。”

    这件事埋在他心底,就如噩梦一般,久而久之,却成了疾患,他本以为自己安然无恙,却是现在才知道,从那之后,他也病了,整整病了这两年多。

    或许,是时候该把这丑恶骇人的秘密说出来了。

    他已经受够了那如鲠在喉的感觉。

    黄诚深吸一口气,道:“永靖九年,二月十六,有两个书生,结伴自闽地上京参与春闱……”

    他闭了闭双眸,耳畔仿佛能听见狂风怒号的声响,眼前亦浮现两个在雪中蹒跚而行的人影。

    那一年初,闽地忽然下了场难得一见的大雪,黄诚跟好友陆本澜两人结伴上京,因错过宿头,又遇风雪,自然苦不堪言。

    陆本澜素性乐天,仿佛那寒风大雪反壮了行色一般,因见黄诚冷的瑟瑟发抖之状,他竟突发奇想,因笑道:“黄弟,你瞧我们两人,像不像那左伯桃跟羊角哀?”

    黄诚自然知道“羊角哀舍命全交”的故事,听他此刻提起,只觉十分不吉利,便啐了口道:“休要胡说。”

    陆本澜哈哈大笑,不以为意。

    谁知一语成谶。

    两人终于跋涉出了雪原,便要翻山过林,因夜间宿在林中,黄诚竟先冻的病倒了,竟无法起身。

    次日,陆本澜背着他往前去,怎奈他的身子也不算好,走了半天,反倒跌了好几次。

    黄诚尚有些神智,便苦笑道:“或许我的命便是如此,这样下去,怕是谁也走不出去,哥哥还是先去,不用管我。”

    陆本澜哪里肯答应,撑着又捱了半天,两个人带的干粮也都尽了,冰天雪地,又没处找吃食,眼见黑夜又临,只怕将要冻饿死在这里。

    黄诚苦劝了陆本澜几次,他仍固执不肯,拖拽着黄诚前行之时,反一脚踩空,自己跌得头破血流。

    黄诚见状,挣扎着起身,将他抱住,此刻忽地想起前日陆本澜玩笑的话,黄诚因大哭道:“哥哥何必这样?古有羊角哀舍命全交,我难道不能为君一死?又何苦再连累哥哥的性命!”

    陆本澜把头脸上的血擦了擦,笑道:“这话很好,可知我的心也是一样想法?”

    两人又捱了一日,黄诚已经支撑不住,陆本澜试着去寻人救命,结果几次发觉自己差些儿迷了路,因此也不敢再乱走。

    黄诚昏昏沉沉中,几次疑心自己已到黄泉,又被陆本澜几度唤了回来,他竟一直都守在黄诚身边儿。

    后来不知过了多久,黄诚忽地嗅到一股极香的味道,彼时他冻饿交加,早就忘了所以,察觉有东西到了嘴边,且又喷香,便挣扎着张口吃下。

    不知是不是有了吃食的缘故,渐渐地,黄诚的病竟好了许多,他只以为陆本澜是打了野兔野鸟等物烤了给自己吃,因此也不以为意。

    不过当他精神好转之后,陆本澜把烤好的肉给他吃,自己却并不吃,黄诚相劝之时,他却一脸惨白地挪开,黄诚见他动作不便、袍摆下隐隐可见一片血迹,惊问是不是伤着了,陆本澜却摇头不认。

    黄诚说到这里,便说不下去,只是死死地瞪大双眸,望着前方地面。

    任浮生尚一头雾水,白四爷却微微蹙眉,双眸如墨。

    黄诚呐呐道:“我不知道……他竟能做的那样,有一次他没拿烤肉来,我还问他如何没有了,那时他的脸色,我一辈子也忘不了……”他伸出手来,拢在自己嘴边上,仿佛看到了鬼怪。

    任浮生疑惑:“这是为何?我怎么……”

    白四爷却问:“后来你如何走出来的?”

    黄诚道:“我们撑了几日,我的病渐好了,他却消瘦憔悴,甚至动弹不得,我对他说,要去打猎……正那几日雪停,我遇到几个猎户,我高高兴兴回去找他……可他却不见了,雪地上只留了那一行字……”

    ——古有羊角哀舍命全交,我难道不能为君一死?

    因此浮生虽然好奇,却也不敢多问。

    当下两人结了账,起身出外,才下酒楼,便见前头通往城门的大街上,有一队五六个人,都骑着马儿,霹雷似的疾驰而过。

    队伍当中簇拥着一名少年,一身半旧的玄衣,看来面孔尚嫩,只气质偏冷峻沉郁了些,双眸却极为锐利,端视前方,同一干人等呼啸而过。

    白四爷凝视那队骑士打前儿经过,并不言语。

    浮生却毕竟生性活泛,便笑道:“这是些什么人,白日青天,在大街上耍这等威风。”

    四爷不答,倒是旁边街上也有几个看热闹的,便指点说道:“这是城郊大营里的小六爷呢,听闻早上拿住了两个逃狱的贼囚,这时候进城来,不知是有何事?”

    白四爷闻听,仍是面沉似水,不动声色,浮生却挑了挑眉,情知他们说的是那稚龄少年,——两人年纪自是相差并不很大,浮生把自个儿跟这“小六爷”暗中做比,是以不甚服气。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