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275|00159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防盗章13

    这是12年刊登杂志的小说。大家看看喜欢不?有哪篇要是没看全的,都可以找我。未免大家看的不连贯,今天再把这第一章放一遍,这篇文也挺神奇的,我花了大半天写好,然后送去审稿,半个小时后就过稿了,是我效率最高的一篇短篇。

    《施主不可以》花日绯

    第一章

    我是一个身心都很纯洁的小尼姑。

    三个月前,我走进白云庵想找人,主持师太却非要拉着我,说我有慧根,与佛有缘,又说我的形象很适合为新一代的白云庵代言,硬是要我留下当尼姑,还给我取了个拉风的法号:纯洁,说是象征着我那阳春白雪般的白璧无瑕。

    虽然师太有很严重的白内障,但她能从我浮华的表象看透了我圣洁的本质,这一点让我很是折服。

    我身自漂零,四海为家,其实干什么都不要紧,不就是带发修行的尼姑吗?

    早课,念经,扫叶,煮茶,我都能够很轻松的完成,但谁能告诉我,被香客骚扰这件事,我该跟上级领导汇报吗?

    站在我面前的施主,品貌端正,斯文俊秀,眉目如面瘫般正直无波,可就是这样美貌的他,拿着十两金子对我说是香油钱,但他放入功德箱的条件却是:

    “小尼姑,给我摸一摸,我就放进去,怎么样?”

    “施主,不可以。”我唯唯诺诺的双手合十,向后退怯。

    只觉面前一座山峰压顶,我的个头不高,这位施主却利用身形之便,将我困在他与功德箱之间。

    我清纯的如早春花瓣上的水滴,咬着下唇,为难的低下了头。

    低沉轻薄的嗓音又在耳旁说道:“二十两,如何?”

    “……”我依旧不说话,但眼角已经开始向他平摊在手掌上的金锭子看去。

    “五十两,就摸一下。”这位施主很是执着,但我是一朵圣洁高雅的娇花,又岂能为了凡尘俗世的粪土而妥协呢?

    刚想一鼓作气拒绝,却听见大佛后头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只见白内障严重的主持师太,一路摸着大佛的边缘急匆匆走了过来,精准无比的抢过施主手中的金锭子,大义灭亲道:

    “施主别客气,尽管摸便是。”

    “……”

    我惊恐的看着主持师太,却得到了师太哀戚戚的回应:“纯洁,为了庵里的师姐师妹们,你就牺牲一点吧……我都好久没看到白米饭了。”

    “……”

    师太,你都瞎了十几年了,可不是好久没看到白米饭了吗?

    欲哭无泪,我眼巴巴的看着财迷师太怀揣黄金,又如来时般风风火火的回到了后院,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混球般的队友……我颤颤惊惊的将一只手伸到男施主面前,为了自己的不争而掩面痛哭。

    那位施主见我的手伸出,眼里就放出了熠熠狼光,飞快的抓在了掌心,反复揉捏观望起来,边摸还边用话来‘侮辱’我:

    “这就是传说中的沧澜之手啊,果然风骚……”

    你丫才风骚,你全家都风骚!

    第二章

    我知道白云庵向来很清贫,但却没有想到会穷成这副叮当响的模样,让我一度怀疑,这真的是那座江湖传闻力压少林,气压武当,艳压峨眉的白云庵吗?

    我一边扫叶一边叹息:

    “施主,你这样做我很困扰的。”

    香客还是那个香客,纯洁还是这个纯洁。只见昨日那个出了五十两黄金只为摸我手的香客围在我身旁,手里拿着本大册子,另一只手执笔,对我评头论足之后,一番狂写:

    “肤白,个矮,发质偏黄。”

    “眉淡,胸瘦,腰细臀翘。”

    “……”我停下扫地的脚步,无奈的看着他,那香客却丝毫没有自觉,竟然从怀里掏出一根皮尺,对着我的手臂和大腿量了起来:

    “前臂一尺一寸,后臂一尺三寸……”

    泥垢了!

    “施主,你……”我忍无可忍,决定跟他摊牌,却不料那人却忽的抬头,用他正直又俊美的面瘫脸对我说道:

    “在下百晓辑,小尼姑你随意,不用理会我。”

    “……”好一只小白鸡。

    你像苍蝇围着狗屎在转,让我怎么随意,怎么不去理会?转念一想,问道:“百晓生是你什么人?”

    那人忽的抬头不苟言笑的模样与他猥琐的行径形成鲜明对比,只听他正色说道:“是我爷爷。”

    “……”

    怪不得这么烦人。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