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成吉思汗与成吉思诺【凡尘的大圆满】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随着成诺一天天的长大,她渐渐长开的五官出落的也越发的精致,简直就像个粉雕玉琢的瓷娃娃,人见人爱。

    她除了眼睛像极了夏若尘,其他的地方都更像成御凡多一些,每次夏若尘看着这父女俩腻在一起玩耍,看着成御凡眉宇间那柔柔的宠爱和成诺花儿般明媚的笑脸,深深的幸福感便会迅速的盈满心间。

    虽然是在万千宠爱中成长,成诺却一点没有骄娇之气,也许是遗传了夏若尘的性格,她很少哭闹,小脸上每天都布满了笑意,乖巧懂事的像个小天使,又调皮可爱的像个小精灵。

    最让人忍俊不禁的便是每次有人夸赞她长的漂亮时,她总会忽闪忽闪的眨着大眼睛,嫩嫩的小手点着自己尖尖的小鼻子,奶声奶气的谦虚着,“妈妈最漂亮,诺诺排第二。”那副认真的小表情,简直爱死人。

    “是不是你教给诺诺这样说的?”夏若尘曾经笑着问成御凡,他轻轻的拥住她,指腹温柔的轻抚着她细腻柔滑的脸颊,低笑着,“当然不是,是我们诺诺天性谦虚。”

    在成御凡细心的为她寻药配药治疗中,她脸上的那道疤已经渐渐的淡去,即便是极近距离的细看,也只能看到一点点浅浅的粉色,几乎已经恢复了从前的完美无瑕。而她给成诺断奶后身材也迅速的恢复如初,玲珑有致中更添了几分成熟的韵味。

    每次外出,所到之处,这亮丽的一家三口自然立刻成为众人惊叹艳羡的焦点。

    成御凡总是一手抱着心爱的女儿,一手紧紧的牵着夏若尘的手,依然冷冽劲酷的他只有在和这母女俩一起时,才会周身散发出一种平时他身上少见的极致的温柔,尤其诺诺在他怀里最喜欢把小脸埋在他的颈间,像只撒娇的小猫一样来回的蹭,嘴里还不停的喊着,“爸爸亲亲~”于是他每次都会宠溺的笑着在她嫩嫩的小脸蛋上亲个不停,惹得诺诺咯咯的笑的开心。

    幸福,就像涓涓的细水,在夏若尘的心底静静的流淌,甘洌的芳甜让她深深的沉醉,只是,越是这样的幸福,越会在某一个瞬间忽然感觉好像还少了些什么,让她的心头一直都隐隐有一个缺,可是她又总是强迫自己不去想,直到那一天,那一幕画面忽然闯进视线,她才知道自己再也没法逃避。

    那天她和成雨菁带着小毅和诺诺去动物园,兴奋的两个小家伙一直玩到快关园才肯罢休,出来后她们直接去了和成御凡约好的吃饭的餐厅,成御凡还没有到,诺诺缠着夏若尘要去门口等爸爸,于是她便抱着成诺在餐厅门前,一面教她背诗,一面等着成御凡。夏若尘并没有太留意来来往往注视她们的目光,早就习惯了被人打量的她只是淡淡的微笑着,专心的和怀里的女儿你一句我一句的说笑。

    “妈妈,那个老爷爷为什么总看我们呢?”忽然小家伙指了指不远处的,轻声问道。

    天色渐暮,霓虹开始亮起,夏若尘看过去,只依稀看到一个模糊的老人的身影,那佝偻的身影在暮色中显得格外的凄凉,他两只手里都提着沉甸甸的大袋子,似乎瘦弱的身体已经不堪重负,好像正在晚风里微微的颤抖着。他一动不动的注视着夏若尘母女,身子抖得越来越厉害,终于慢慢的,慢慢的蹲了下去,跌坐在地上。

    “妈妈,老爷爷生病了吗?”诺诺的小手搂进了夏若尘的脖子,细细的声音里带着好奇和不安,夏若尘连忙快步走了过去。

    “老人家,您是哪里不舒服吗?”夏若尘站到他面前轻声询问着。

    他手上的袋子早就松了开,倒在一边,夏若尘看到那两只袋子里都是满满的中药汤剂,而老人正抖着双肩,双手掩面,低低的呜咽着,他几乎已经全白的头发和骨瘦如柴的身体,加上那低沉的泣音,让人心酸不已。

    “老人家,你哪里不舒服告诉我,我帮你叫辆车子送你回家或者去医院,好吗?”夏若尘放下怀里的诺诺,蹲在他的身前。

    他用力的摇着头,手却依然掩着脸不肯放开,诺诺拉紧夏若尘的手,稚嫩的声音也传了过来,“老爷爷你别哭,别怕,妈妈和我会帮你。”

    听见诺诺的声音,他的哭音更重了几分,却在同时慢慢的放下了手,“好孩子,真是个乖孩子,爷爷不哭。”他擦着纵横的老泪,哽咽的说道。

    在他抬起头那一瞬间,夏若尘惊诧万分,“是你……”

    “若尘……”

    夏之恒望着她,一脸的凄然。

    “你怎么……怎么成了这副样子……”夏若尘怎么都没想到他竟会在这短短的几年里老了这么多,看上去简直比成威还要年迈许多。

    夏之恒没有回答,只是望着她身旁美丽的诺诺,颤声道,“这是小宝贝吧,真乖,真懂事……”

    夏若尘抿住唇,眼前渐渐开始氤氲起薄雾,她慢慢的站起身,还没等开口,夏之恒又连忙颤颤的说道,“若尘,我没想打扰你们的生活,我刚才无意中看到你只是想远远的看看你们,谁知竟然一时不争气……对不起,我这就走,这就走……”

    他说着便努力撑起身子,双手去拿起身边的袋子,可是他颤巍巍的双手抖的厉害,刚一抓起袋子要起身,摇摇晃晃的又跌倒在地,夏若尘松开诺诺的小手,上前松开了他手里的袋子,搀住他的胳膊,把他扶了起来。

    “你住在哪里?我叫人送你回家。”她低声说道。

    “不用麻烦了,我自己能回,不远的。”他看着她搀住自己胳膊的手,颤颤的,轻轻的伸出手去,像是想握一握她的手,终究还是没敢,又颓然垂了下去。

    他弯下腰拾起袋子,身子晃了晃,努力的站稳,看着夏若尘的眼睛,颤着双唇,“若尘,我走了。”

    “老爷爷再见。”诺诺柔声说道。

    “嗯,再见,小宝贝。”他哽咽着,说完便匆忙的转过身去,驼着背,一步一摇的,慢慢的走远,夏若尘目不转睛的看着他渐渐远去的背影,心里那种酸酸的涨涨的痛意让她一时说不出话,挪不动脚步。

    “爸爸,爸爸!”忽然诺诺开心的大叫了起来,眼尖的她看到了成御凡的车子,立刻拉着夏若尘的手要往过跑,夏若尘这才回过神。

    成御凡下了车大步向两个人走来,他略一弯腰,诺诺便开心的一头扎进他怀里,搂紧他的脖子,嫩嫩的小嘴不停的亲着他的脸,甜甜的唤着,“爸爸~”

    “我的乖宝贝。”成御凡一面笑着亲她,一面拉起夏若尘的手,她指尖的冰凉让他立刻收起了笑意,嗔责道,“怎么不穿件外套出来,看你冻的,我不在你身边就不知道照顾好自己,小笨蛋。”他紧紧的握住她的手,大步向餐厅里走去。

    这一晚夏若尘都心事重重,成御凡自然看在眼里,晚上睡觉的时候他温柔的搂住她,“告诉我,怎么了,今天有什么不开心的事,对不对?”

    “我今天遇见了夏之恒。”她靠在他的怀里,闷声说道,接着便把他的样子和成御凡描述起来,说着说着,声音开始微颤。

    “御凡,你说我是不是太心胸狭隘,我就是不能原谅他曾经对我妈妈的所作所为,可是这么多年过去,我不打听他的消息,并不代表我从来不会想起,尤其每次看着你和诺诺依偎嬉笑的样子,我就对他更是又痛恨又放不下。大概是因为有了女儿,我觉得我好像慢慢在改变,心变的软了很多,尤其今天看到他比爷爷还要苍老的样子,我真的很难过,我不知道如果妈妈还在的话,她会不会原谅他,我在想,妈妈比我要善良的多,妈妈一定会原谅他,那么我如今这么狠心,妈妈会不会怪我……”

    成御凡轻轻的安抚着她,轻声道,“傻丫头,不是你狠心,任何人对这种事都没法轻易原谅,更何况他的宝贝女儿还做出那样的事来伤害你。你已经太善良了,居然还会为他难过。”

    他轻叹着把苏家的消息讲给了她听。

    苏筱蔓出事后,苏绮雯便疯了,她把怨气全发泄在了夏之恒身上,在一个深夜趁他不注意连砍了他数刀,幸好是苏轶哲及时发现救下了他,此后苏轶哲便一个人承担着家里两个人的医药费,他们没有回新加坡,而是只能在a市留了下来。

    苏绮雯在伤了夏之恒之后几次自杀,都被救了下来,此后便常年卧床不起,夏之恒的伤势渐渐好转以后,身体也大不如从前,平时只能打些零工,一家人的生计都靠苏轶哲一个人支撑,这些年过得十分艰难。

    夏若尘听后震惊不已,她怎么都没想到苏筱蔓不在狱中,而是已经离去……她也没有想到一直以为回了新加坡的他们竟会落到如此地步……回想着夏之恒手里满满的中药和他消瘦的已经让人不忍去看的老态,她忍不住落了泪。

    “这一切怪的了谁,怪只能怪他们那不争气的苏筱蔓。”成御凡冷声道,“本是不该发生今天这一切,她却偏偏把自己和家人逼上绝路。夏之恒和苏轶哲总还算是有脸,除了出事那天他们想见你被我赶走,以后再也没来找过,总算还不是软骨头。”

    “御凡,我不想计较夏之恒了,我想我再继续这样狠心,妈妈会埋怨我,妈妈会怪我的……”夏若尘轻轻擦着眼泪,抬起的泪眼里一片坚定,“或许,真正的放下心里的怨恨,平和的面对他,也是对我自己的救赎,你不知道其实我心里一直堵着,一直都堵着,没有一天可以真正放开……或许宽容也是给我自己的一种解脱,心里埋着仇恨的人,连幸福都会打折……”

    成御凡深深的看着她,忍不住又把她拥紧了几分。他的下颌轻轻摩挲着她的耳际,柔声说道,“你善良的就像个天使,若尘,我真的觉得自己太幸运,这辈子能够遇见你,能够拥有你……”

    ***

    夏若尘的原谅让夏之恒大为意外和感动,他不顾在场众人,痛痛快快的大哭了一场,老泪纵横悲恸万分的他,让所有的人都心生了几分不忍。苏轶哲不胜感激的看着夏若尘,她能够宽容的放下仇恨让他对她又多了无尽的好感,这个姐姐,真的是他所见过的最美丽的女人,无论是外表,还是内心。

    夏若尘最终带夏之恒去了永安公墓,夏之恒跪在方怡的墓碑前,轻轻抚摸着墓碑上她恬淡微笑的照片,泣不成声,他不停的说着“对不起”,不停的磕头,直到磕的额头出血,几近昏厥……

    妈妈,我替你原谅了他,因为我知道善良如你,一定会这样做。

    泪光模糊中,夏若尘好像看见方怡那张温和优雅的笑脸,在向她微微的颔首,赞许的点着头,她拼命的压抑着奔涌呼啸的思念,转过头,把头轻轻的靠在了成御凡的怀里。

    宽恕,是一种美丽,一种解脱,一种给别人和自己的救赎,她愿意和妈妈一样,做一个宽容善良的人,她知道,只有这样,她的幸福,才能够更加的完美。

    ***

    一转眼,小毅4周岁生日的时候,诺诺也已经快3岁。

    成御凡为小毅举办了一个超大规模的豪华生日宴,热闹的宴会让成雨菁的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光彩。宴会结束一家人回到成园的时候,意外的发现门口的邮箱上躺着一大束火红的玫瑰,成御凡阴着脸拿起玫瑰,以为又是他的某位“情敌”招摇的在向他的宝贝老婆示爱,谁知玫瑰上的卡片竟写着成雨菁的名字。

    成雨菁一脸迷茫的打开卡片,没有署名,里面只有一行小字,“愿幸福常伴。”

    夏若尘轻笑着,“坏丫头,有了爱慕者竟然还瞒着我们,马上召开家庭审判大会,速速招来。”

    “我真的不知道这是谁!”成雨菁的脸上飞起了红云。

    项亦玮走后这些年,她确实没有动过再谈男朋友的念头,倒也不是多留恋项亦玮,她只是把全部的心思都放在小毅的身上,她想着等小毅再大些和他商量,如果他同意,她便再去寻找幸福,如果他不愿意,她便一辈子就这样过下去,反正有哥哥嫂子和爷爷,她倒也真的不觉得寂寞。

    小毅却在这时拉着她的手,“妈妈,我要一个爸爸,我要你有人陪,像舅舅和舅妈那样,好不好?”

    他的话顿时让成雨菁眼睛湿润了起来,她抱起他,“小毅真乖,真是妈妈的好儿子。”

    “嗯,那我明天就帮妈妈找到玫瑰花叔叔,好不好?”

    大家又是感动于小毅的懂事,又是好笑着这稚嫩的童言,一家人说说笑笑的进了屋子,成御凡抱着诺诺去玩,夏若尘便和成雨菁到房间里聊了起来。

    “雨菁,你看小毅都已经开了口,你以前不是和我说怕他抵触吗?这下就不要顾虑了,你这么年轻漂亮,我知道一定会有很多人喜欢你,就大胆的走出去,给自己一个幸福的机会吧,听我的。”

    成雨菁笑着,“嫂子,我是一朝挨蛇咬,十年怕井绳啊。”

    “不会的,这次我们大家帮你把关,好不好?”

    “再说吧,看缘分吧,而且今天那玫瑰花莫名其妙的,我最近一直和你在花店,并没和什么人有交往啊,我觉得一定是劼哥哥恶作剧,明天我要质问质问他。”

    说起肖劼,夏若尘忍不住笑了,“这个肖劼,要真是他干的,我就让诺诺收拾他,他最怕诺诺了。”

    “嗯,劼哥哥可真是疼诺诺,我看都不亚于我哥了。”成雨菁一笑,“我倒真是越来越佩服我哥,这么大一个情敌天天在眼前晃,还死命讨好他的宝贝女儿,他竟然无动于衷。”

    “你哥啊,你哥那是有信心。”夏若尘微微的笑着。

    两个人又聊了会,她便回了房间,一进门就看见调皮的诺诺趴在成御凡的胸口正认真的给他画胡子,成御凡的脸上已经让她涂的花花绿绿,可是他却轻轻拍着诺诺的小屁股,乖乖的任她宰割,夏若尘实在忍不住,也爬到床上,大笑起来。

    “妈妈,看我给爸爸画的红胡子黄胡子漂不漂亮?”诺诺得意的扭头看着夏若尘,小手指着成御凡的脸,“看,还有爸爸的眉毛,是绿色的呢!”

    “诺诺好厉害哦,画的好漂亮哦。”夏若尘拿下她的画笔,看着面目全非的成御凡,又在他的鼻子上画了一个红色的大蘑菇,左看右看,更加滑稽的他让她强忍着的笑脸还是没绷住,笑倒在他的怀里。

    成御凡一手搂住一个,低低的笑着,“两个坏东西,一起欺负我,我去照照镜子,你们给我画成什么样子,一会我就给你们两个画成什么样子!”

    “不要,诺诺不要,妈妈也不要,就只给爸爸画!”诺诺嘻嘻的笑着,蹭着他的脖子,亲着他,成御凡轻捏着她的小脸蛋,这边轻轻搂住夏若尘,三个人笑成了一团。

    把玩累了的诺诺哄睡以后,看着还没有完全洗掉颜色的成御凡的脸,夏若尘还是笑到肚子疼。

    “小坏蛋,还笑!赶紧想办法给我弄掉,不然我明天怎么上班。”成御凡咬着她的耳朵,低低的威胁着。

    “你就知道凶我,有本事你别让诺诺画啊,诺诺干的坏事,我才不管收拾。”

    “好啊,坏东西,看我怎么收拾你。”他说着便把她拦腰抱起扔到了床上,扑到她的身子上他便开始粗鲁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