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百零三章 重洋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乔明瑾听到有人要见她。心中纳罕。

    极少有人要单独见她。

    略想了想,便稍做交待,移步去了待客的小huā厅。

    在huā厅前的台阶上,遥遥见得厅中那背着手的背景时,便愣在了那里。

    而厅中人听着动静,也徐徐回身朝她望来。

    见正是他要见的人,面露欣喜,欲飞身过去,飞身过去只是两脚却似被定住了一样,呆在了那里。

    两眼紧紧盯住来人,不放过她的一丝一毫。

    一颗心也止不住跳动了起来,她,越发的,好看了

    他瘦了。

    面上还带着几丝疲惫。

    但还是那么仪彩不凡。

    衣冠齐整,发丝俨然不乱,干干净净的,一丝乱发也无。跟往日里一个模样。

    半年了,模糊了又清晰,似隔了重洋

    “你”好不好?

    很多次周宴卿都想这么问一句。很多个夜里,他这么想,便这么问了只是回答他的只是漫长的寂寥的虚空。

    乔明瑾朝他缓缓点了点头。

    周宴卿见了轻轻扬了扬嘴角。

    她知道我想问什么。她是懂我的。

    周宴卿觉得有些眼热。

    胀胀的酸酸的感觉瞬间涌了上来。

    他抬头:“这益州的天huā板竟画这么好看的壁画?真好看。”

    乔明瑾则垂下了头,拼命眨巴了几下眼睛。

    良久。

    “要喝什么?雪顶岩雾可没有。高山岩雾倒是尽够你喝。”

    周宴卿定定地看了她两息。才扬着嘴角说道:“那还不是客随主便吗?可不能因为没有雪顶岩雾就没了茶喝。”

    说完两人相视笑了笑。

    乔明瑾抬脚迈上了台阶。从周宴卿身边擦身而过。周宴卿紧捏着双手,莫明的有些紧张。她身上的味道似乎变了,又似乎没变。

    待她走过,待他缓缓回身,那人已是择了椅子端坐,正静静地看向他。

    隔了千重山万重洋,蓦然回首,那人似乎还是初见时的模样。

    静静地。若空谷中那朵幽兰。引得他伸手去够。

    周宴卿在她对面坐了下来,二人对视。

    “怎的瘦了?可把马跑死了几匹?”乔明瑾笑着问道。

    她的语气中是惯常的熟捻,还是历尽千帆之后的淡然。她自己也分不清楚。

    周宴卿仍是盯着她。听她这么一说,嘴角扬起好看的狐线,回道:“可不是瘦了。日日思君不见君,连岩雾茶都喝不下了。”

    言语中有几分戏谑,更有几分真情实意。

    乔明瑾又垂下了头。

    这回没能眨去泪意,有几滴滚了下来,直直掉到青砖地板上。最后,没了进去。

    周宴卿再次仰了头。这回他看不见壁面了,眼里模糊的厉害

    他最先回过神来。这次嘴咧得高高的。上身倒在宽大的椅背上。似往日那里,带着几分随意,几分纨绔。

    朝乔明瑾戏谑道:“这益州啊,我早几年前就想来了。那高高的城墙吸引着我。这回啊,年一过就备好了行装,却是走到现在才到呵。这要是稍微在益州逗留逗留,再略略逛逛,转眼只怕又到年关了。”

    乔明瑾瞧...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