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百零三章 重洋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乔明瑾瞧他斜斜地倚在高背椅上,身子倾斜地摊在椅子上,有往日在下河村在她家宅子里的那份随意和放松。眼睛也仍像以前那样斜睇着她。

    乔明瑾有此恍惚。

    似乎回到了下河村

    青川到益州城即便坐着马车,就是再慢些一个月也能到了。当初他们一家人在冬日里行车。又走又停的,还用了不到一个月的时间。

    这般竟是走了几个月吗?

    这一路他必也不是游山玩水过来的。只怕才将将出门吧。

    “从别处来的吗?”

    周宴卿闻言身子僵了僵。现实总是这么的让人无从抵抗。

    她都懂。

    周宴卿只觉似被人揪住了五脏六腑,一时之间,闷痛得厉害,喘息艰难。

    年前他就想过来了。只是母亲拘的紧。又哭又闹的。不等出了元宵,他就早早备妥了出行的的马车。只是母亲押着他,让他又去了一趟京都

    即便紧赶慢赶,如今也已是草长莺飞,绿柳都换了新装,春日都要尽了。瑾儿

    瑾儿等得心灰意冷了吧。

    茶水端上来后,谁也没喝。杯子里水雾袅袅。乔明瑾盯着它,愣是看出了几番变幻。

    周宴卿静静地看着她,一举一动,一颦一笑,都还和梦中的一样。

    只是,到底是变了吧。

    他只觉得心中钝痛。一刀一刀的似有人在凌迟着他。

    “那个作坊”气氛闷得让人难受,乔明瑾开口道。

    “说到作坊啊,我是不是该狠狠说你一通出气?扔下它就跑了,只留下那么一封书信”

    一封书信,薄薄的不到一页纸,他捧着它从日出读到日西斜,从黑沉寂寥的夜读到次日鸟叫虫鸣

    数月来,捧着它,纸张都被他摸得薄了,轻得只吸气呼气间便能把它吹走

    乔明瑾听他说起作坊,似乎又回到最初的时光。

    那作坊倾了她全部的精力。从在她家落破的院子里开始,从只有何氏父子开始,一点一点的壮大,直至大院套小院,直至工匠数十人

    周宴卿看着坐在对面那心心念念的人儿一脸的回忆和不舍,心里何曾又欢喜得起来?

    那作坊同样倾了他最真的热忱。二人把它从小做到大,把根雕作品卖到各地。两人从最初的陌生到信任到熟捻到默契,再到他沉陷

    那里记载着他此生最平静最安宁的日子。

    那简陋的厨房,那没抹油漆没雕huā刻像的饭桌,那简单的美食,旁边也没有丫鬟婆子伺候羹汤

    一切的一切,都简简单单。

    却最让他难忘,最让他不舍。让他想来还五脏六腑胶痛。

    二人忆起往日,都沉默了下来。

    良久,乔明瑾才道:“我把那作坊都交给你吧。我恐再无心照管。再者你以后也不方便吧,把作坊搬至城中若许更好。如今只怕附近的材料都收得差不多了,仓库和院子里的存货只怕也都快用完了。以后为了来回运输方便,你只怕是要再考虑考虑的。只是,作坊的工匠们,除了你们周家的工人之外,余下的那些,若是他们愿意留下的,你便把他们都留下吧。都是做熟了的”

    周宴卿点头:“放心。我心里有数。不会变,什么都不会变,一切都还和过去一样。”

    乔明瑾抬头看向他,正逢他也正望着她。二人目光胶着,清晰的能看得见对方眼里自己最熟悉的倒影。

    乔明瑾悄无声息地叹了一口气。

    只隔重洋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